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simai.com/,阿森纳

7月23日消息,昨晚厄齐尔连刷三条推特,表明了自己对于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事件的立场,并怒怼对自己不公的德国足协、赞助商、媒体,最终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

过去几个月让我不断受伤的一直是德国足协的苛刻对待,特别是足协主席莱因哈德·格林德尔(Reinhard Grindel)。在我与埃尔多安总统合影后,主教练勒夫要求我缩短假期前往柏林,并发表联合声明,以结束流言蜚语。虽然我试图向格林德尔解释我的身世、血统以及拍摄照片的原因,但他更有兴趣谈论自己的政治观点并贬低我的观点。虽然他态度傲慢,但我们都同意最好的办法是专注于世界杯。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有参加世界杯备战期间的媒体接待日。

在此期间,我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见面。与格林德尔不同,施泰因迈尔总统很专业,他对我对家庭出身以及我的决定感兴趣。我记得这次会议只在我、llkay和施泰因迈尔总统之间进行,让格林德尔不安的是,他不被允许参与其中提他自己的政治议程。我同意施泰因迈尔总统的意见,我们将在另一次尝试中发表关于此事的联合声明以便专注于足球方面。

自从世界杯结束以来,格林德尔最近公开表示我应该再次解释我的行为,并且让我对球队在俄罗斯的糟糕表现负责,尽管他曾告诉我,这个话题在柏林已经结束。我不能再忍受为他无能和错误的工作当替罪羊。合影门之后,他一直希望把我踢出团队,但是主教练勒夫和领队比埃尔霍夫站出来支持了我。在格林德尔及其支持者眼中,我们赢球,我就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的时候,我就是移民。尽管我在德国纳税,向德国学校捐赠设施并在2014年与德国一起夺得世界杯冠军,我仍未被整个社会接受。我被“区别”对待。

我在2010年获得Bambi奖,作为成功融入德国社会的一个例子,我在2014年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获得了一个银色桂冠,在2015年成为“德国足球大使”。但很明显我不是德国人?我不适合完完全全的德国人的标准吗?我的朋友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从未被称为德国波兰人,为什么我是德国土耳其人?因为土耳其吗?还是因为我是穆斯林?我在德国出生并接受教育,为什么人们不接受我是德国人?

他们和那些在对瑞典赛后辱骂我的德国球迷是一丘之貉:“厄齐尔,XX你这土耳其屎,尿你这土耳其猪。”

我甚至不想讨论我和我的家人收到的仇恨邮件、威胁电话和社交媒体上的评论。它们都代表着一个过去的德国,不接受新文化的德国,我并不自豪的德国。我相信,崇尚开放社会的自豪的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对你,格林德尔,你的行为令我感到失望,但我并不惊讶。2004年,你在议会里声称“多元文化论在现实中是无稽之谈也是一个终生谎言”,你投票反对为双重国籍立法,反对对受贿处罚,并称在很多德国城市,伊斯兰文化太根深蒂固。这是不可原谅的。

我在德国足协和很多其他地方所受的待遇让我不想继续披上德国队球衣。我感到(不受欢迎/不被需要),自从我2009年加入国家队所做的一切都已被遗忘。当很多球员家庭都是双重国家背景,有种族歧视背景的人不应该被允许在全世界最大的足协工作。他们根本不能反映所代表的球员。

由于近期的事件,经过了慎重考虑,我将不再为德国队在国际级比赛中效力。我曾为身穿德国队队服骄傲和激动,但是现在不会了。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一向会为队友、教练组,德国的好人们付出一切。

但是当德国足协官员们像这样对待我,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自私地将我变成政治宣传,那么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踢球的初衷,更不会任其肆虐。种族歧视应该永远不被容忍。

此外,厄齐尔还指责了媒体双重标准:洛塔尔·马特乌斯(德国国家队的一个荣誉队长)几天前也与一位国家领导人会面,但几乎没有媒体批评他。尽管他也与德国队关系紧密,媒体却并未要求他公开解释自己行为。他依旧代表着德国国脚,没有人责备他。

他还被赞助商和合作伙伴抛弃,只有Adidas,Beats和BigShoe这几个赞助商保持着忠实,一直力挺厄齐尔。他透露,“在世界杯期间,我和BigShoe合作,阿森纳在俄罗斯帮助了23名幼童进行了可以改变一生的手术,这是我之前在巴西和非洲做过的。报纸却不能为宣传这类事腾出空间。对他们来说,我被嘘或是和一个总统合影比帮助世界范围的儿童接受手术更重要。”

从2009年2月11日到2018年7月22日,厄齐尔效力德国队9年,共代表德国队出场92次打进23球助攻33次,作为主力帮助德国队夺得2014年巴西世界杯冠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